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公車熟女  »  公車上的騷白雪
公車上的騷白雪

白雪現年32歲。平時就喜歡保養得她。皮膚白皙。長相不說是天生麗質但也算標致。高挑的身材配上連自己都引以為傲的的豪乳再加上緊身牛仔褲里緊繃上翹的肥臀。一點都不看出已經是一個兩歲孩子的媽媽。

  相反豐滿標致的身材更是不知博得多少男人夜晚的意淫。白雪本是一家事務所的律師。因為三年前跟身為中學老師的現任老公王然結婚。才不得不放棄律師的職業。也是因為真心愛老公才甘愿做起了相夫教子的全職太太。

  賢惠的她更是招來婆婆公公的大為贊賞。有潔癖的她更是把家里收拾的一塵不染。雖然女兒優優有時候調皮勤快的白雪還是收拾的家里很難發現臟亂。

  王然同事更是對王然有這樣的漂亮賢惠的老婆都羨慕的咬牙切齒血脈膨脹。

  初夏的陽光格外刺眼。因為過幾天就是公公的六十大壽。一是怕東西到時候東西買不齊也是為了打發初夏午后的無聊的時間。才臨時起意想起去超市的。

  因為還不到禮拜六王然需要上課。只能白雪自己一個人去超市給公公買禮物。

  雖然已經不做律師好幾年了但白雪還是難改喜歡穿職業裝的習慣。

  因為天氣熱的緣故白雪又解開了一顆紐扣。深深地乳溝格外的刺眼。

  衣服上剩下的紐扣被撐的更是像要掉下來似得。襯衫里裹著的豪乳上下晃動著。吸引著超市里客人的目光。象征的挑了一大盒公公愛喝的鐵觀音。一箱牛奶。

  就奔向公交站牌。雖然都不是多重。但還是把白雪的芊芊玉手勒的通紅。

  21路公家車可能是拉人太多的緣故不急不慢的緩緩駛來。S城的公交總是人滿為患。住慣了S城的白雪也就慢慢的習慣了這種擁擠。

  沒有了初來S城坐公交的埋怨。白雪狠狠得擠上了公交。坐慣公交的朋友都能體會擠公交的痛苦。白雪手上的箱子都沒空間放下。一手拎一個。白雪苦笑了下。心想這都成稻草人了……

  隨著公交一走一停的顛簸。白雪感到了渾身的不自在。起初因為是人多擁擠沒有在意。可白雪還是回頭睹了一眼。可就是這一眼。讓白雪所有的神經都緊繃了起來。

  一直粗糙。上邊還帶有些許水泥的大手正在有意無意的觸碰著自己的豐滿的屁股。可受過高等教育的白雪。腦子里還堅信可能他不是有意的一個老實巴交的民工怎么可能做出這種猥瑣的事。白雪又苦笑了下……可能是老公王然這些日子忙著備課好久沒好好疼自己的緣故自己亂想了吧。白雪被有意無意的觸摸著心里居然起了漣漪。白雪咬了下自己的下嘴唇打住了自己的亂想。車還是跟午后的螞蟻一樣在路上走著。

  車廂里都是低頭玩手機的。要不是自己手上拎著東西。自己也好看下手機打發下無聊的時候。可現在她卻一動也動不了。身后的粗糙大手也發現了現在的環境。居然一點點的大膽起來。

  一只手居然全放在了白雪職業裝短裙包裹的緊繃屁股上揉捏起來。那會白雪還確信世間的美好可這會該怎么……白雪被突如其來的揉捏給摸得一個踉蹌。

  要不是擁擠可能白雪早摔倒在公交上。大手還在享受的揉搓著白雪的美臀。

  白雪額頭都急出了香汗。她想呼救可高傲的個性以及女人獨有的羞澀的個性像一條揉成球的毛巾。深深地堵在了白雪的喉嚨……任憑大手貪婪的把玩著自己的屁股。突然大手停止了揉捏。白雪剛要喘口氣。

  可……可……白雪分明能感到一條火熱又硬的橡根鐵棒的「大泥鰍」正試圖穿過自己的短裙。

  白雪幾乎要叫出來。可民工也正是掌握了白雪的弱點才這樣肆無忌憚的……肉棒已經觸碰到了自己的蕾絲內褲在白雪兩腿之間來回的前后運動著……白雪

  幾乎沒有反抗的余地。白雪咬著了自己的嘴唇偷偷的掃了一下四周擁擠的人群。低頭玩手機的。睡覺的……

  白雪羞紅的臉或許稍稍的得到點安慰。至少沒人注意到她現在的囧態。白雪咬牙忍受著。

  可對于一個賢惠的家庭主婦她又什么辦法呢?二十分鐘過去了肉棒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火熱的溫度刺激著白雪的花心。白雪的內褲居然濕了。

  白雪狠狠咬著自己的嘴唇。痛恨自己身體為什么會這樣……肉棒似乎也發現了白雪內褲中間黏黏的液體。更是加快了速度。這在這時公交車經過一個紅燈一個急剎車。肉棒停止了蠕動……白雪的心稍稍恢復了下。

  卻略過了一絲失落感。白雪開始害怕自己的身體。綠燈閃爍起來。車子又開始了緩慢的顛簸。此刻的白雪只想快點到站結束這樣的尷尬。可肉棒像變出來的似得又出現在了她蕾絲內褲下。這次肉棒居然改變了方向。

  之前一直在白雪兩腿之間平衡的前后抽送。可能是民工發現白雪內褲有液體后居然隔著白雪的內褲像花心頂去。滾熱的不知比老公王然要粗大多少倍的巨大龜頭伴著白雪的液體一寸寸的攻占著白雪的防衛。要不是隔著內褲可能早就一插到底。

  可就是這種瘙癢讓端莊的白雪羞恥難耐。有潔癖的白雪想著這么惡心骯臟的大手。

  想著自己現在對自己深愛的老公王然是不是算背叛。帶著所有亂七八臟的想法逆來順受的白雪居然對這骯臟的肉棒有了輕微的迎合。迎合著肉棒的次次攻擊。

  白雪的液體越來越多像是為了給肉棒更多的潤滑一樣。公交就像愛情一樣有人走有人來。零零散散的下去幾個人。給白雪稍稍有點空間放下了手上拎著的的箱子。

  狠狠得咬著下嘴唇卻掩飾不住喘著的粗氣。

  肉棒連著內褲插進去凹進去深深地一半。每次抽查都削弱著白雪的防線。愛欲有時候就想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開就很難再合上。

  「老婆。老婆。我愛你……」這時白雪的手機響了。

  把白雪從空白里拉回來。是老公王然打來的。白雪用顫抖的手按下了接聽。

  傳來熟悉的聲音

  「雪雪。下午教育局來檢查。我可能晚點回去。你去接下優優」白雪滿懷歉意的答應著。但并沒有停止她慢慢的迎合。紫紅的肉棒就像是電動的一樣不會停止一樣繼續往前沖刺著。最后王然一句「雪雪我愛你」

  像針扎似得戳痛了白雪的心。不知是對肉棒的嬌羞還是對王然的嬌羞。白雪臉色越發的紅潤白雪微微的迎合著扭動著自己誘人的豐臀。回了王然一句「老公我也愛你」

  便匆忙掛斷了電話。就是這句我愛你。像是給后面的肉棒吃了興奮劑。一次狠狠的抽查帶著內褲插進去一大半。

  措不及防的白雪被突如其來的差點刺激到叫出來。肉棒把白雪的嫩穴口塞的滿滿的。

  是王然從未給過的飽滿。白雪雖然生過孩子卻還是被塞的好像要漲開一樣。

  可能是民工的膽小害怕始終沒有脫掉白雪的蕾絲內褲。也可能是民工不敢造次覺得這樣不屬于直接性交。讓白雪更能接受。白雪的淫液越來越多蕾絲內褲濕了大半。

  幸好車上人多雜亂什么味都有不然肯定會被聞到淫蕩的味道。迷離的白雪不知道是因為羞恥還是久旱逢甘露的舒適腦袋一片空白的她居然微微的閉上了眼睛。

  隨著肉棒每次進攻傳來的低聲呻吟聲替代了之前的厭惡。

  「叮咚。前方到站愛琴海別墅區」

  一聲公交提示把白雪拉回現實中。巨大的肉棒還在堅挺的沖刺著。可白雪想起王然的種種。想起可愛的女兒優優。愛欲像是海洛因。涉毒不深的白雪恢復了理智。強忍著要蓄勢噴發的愛液白雪狠狠得踩了一腳后面這個讓她只感受到了肉棒的熾熱卻沒看見臉龐的的民工。高喊一聲「師傅下車」。

  踉蹌的離開了又恨又迷戀的車廂。初夏的微風是愜意的。一陣微風襲來。吹動著白雪被揉搓了不知多少遍的短裙。愛液順著內褲流到了大腿兩側。白雪的臉上露出了這半年來王然難見的舒適笑容。轉身向別墅區的家里走去。

  開門時才驚恐的發現剛才急匆匆的從公車逃下來居然把給公公買的一箱無糖的牛奶忘在了公車上。白雪恨自己那會的身體。恨自己的笨腦子。可想到還的趕緊去接優優便停止了懊惱。

  白雪白雪進屋放下僅剩的鐵觀音。又進臥室換了條新內褲。不只是哪根神經的錯亂。鬼使神差的把摻雜著民工大粗壯肉棒跟自己淫液弄濕大半的蕾絲內褲。

  拿起內褲在鼻子上嗅了兩下。接著露出詭異的嬌羞。

  把內褲放好后接著起身去了小區里的幼兒園……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