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公車熟女  »  操翻運動型美女
操翻運動型美女
“媽,三年之期到了,這三年里,我都按照您的遺言去做了,現在整個蘇家乃至半個江城,沒有誰不知道那從林家入贅過來的棄少就是個廢物!”

  “媽,我知道,你之所以要我隱忍三年,是擔心我會遭受家族人的迫害,你說過,我天賦異稟,將來必是人中龍鳳,但出身不好,無權無勢,爭不過那些人,一旦展露出一些天賦,必會招來殺身之禍,所以你逼我裝成一個廢物。”

  “可是……媽,您并不知道,您錯了,大錯特錯,林家在我林陽的眼里,只是一群土雞瓦狗!我林陽何懼一群土雞瓦狗?”

  “林家拋棄了我,您也不希望我再回林家,我跟林家已經沒有關系。今天來看您,是想告訴您,三年之期結束,我……林陽!不想再當廢物了!”

  燕城南郊的無名陵園內,林陽跪坐在一個無名墓碑前,神情漠然的將手中黃紙放入火盆內。

  “要是我三年前有現在的醫術……”林陽暗暗捏緊了拳頭,眼里盡是不甘。

  嘎吱!

  突然,一記樹枝被踩斷的聲音在這無名陵園內響起。

  林陽抬頭望向聲源,夜色下兩個身影正朝這邊跑來。

  一老一少,老人穿著唐裝,雞皮鶴發,但腰腹有血,顯然是負了傷。少為女孩,二十左右的樣子,穿著身碎花連衣裙,身材窈窕,肌膚白皙,很是可愛。

  此刻的她正攙扶著老人狼狽的往前跑,水汪汪的秋眸盡布懼色。

  狼狽的二人發現火光旁的林陽,大喜過望。

  “這位大哥,求求你救救我爺爺吧!”女孩眼角噙淚,帶著哭腔道。

  “抱歉,我只是來掃墓的,幫不了你!”林陽淡道,旋而點上了三炷香,對著墓碑祭拜。

  “大哥,求求您了!”女孩急了。

  “安安……別折騰了,你快放手,他們的目標是我,你先走……爺爺來墊后!”老人嘴唇蒼白,虛弱說道。

  因為失血過多,他連說話都喘氣。

  “不可以爺爺,我絕不會拋棄你的!”女孩緊咬著銀牙,堅定說道。

  “傻孩子啊!”老人長嘆一聲:“這樣我們誰都跑不掉!”

  女孩何嘗不知?

  她緊捏著小手,再望了眼跪坐在墓碑前的林陽,認真道:“這位大哥,如果你愿意帶我爺爺離開這,我們夏家一定會重謝于你的,你要什么,我們都可以給你!”

  少女滿懷期待的望著林陽,希望這個家伙是聽過夏家的。

  但,林陽毫無反應。

  沒聽過嗎?

  少女失望了,可她還不死心!

  “一百萬!”

  直接明碼標價!

  “帶我爺爺走,我會留下來墊后,你是安全的,只要你照我說的做,我夏家給你一百萬!”

  “安安!你走吧!爺爺這身老骨頭跟他們拼了!”老人激動說道,但說完話后腹處的傷口再溢鮮血,人不住的咳嗽。

  少女滿臉淚水,不理老人,灼灼的盯著林陽。

  然而……林陽還是不為所動。

  “兩百萬!”少女再喊。

  情景依然令人絕望!

  少女呼吸一緊,急切連喊。

  “三百萬!”

  “四百萬!”

  “五百萬!”

  ……

  可無論她的數字是多么的誘人,都無法打動林陽。

  他就像個木頭一樣。

  還有人對錢不感興趣嗎?

  少女感覺自己的嗓音都在顫抖。

  “別喊了!”

  終于,林陽開了腔。

  少女呼吸一滯。

  卻見林陽將香插在了墓碑前,注視著無名墓碑,淡漠道:“這是我第一次給母親掃墓,麻煩你們趕緊離開,不要打攪我跟母親說話,好嗎?”

  “可是……”少女還想說什么。

  簌簌簌簌……

  這時,密集的腳步聲響起。

  只看陵園大門處沖進來三十余名男子。

  這些男子個個兇神惡煞,手里握著制式武器,將少女與老人圍了個嚴嚴實實。

  從他們的站姿來看,顯然不是普通的保鏢,很有可能是一群國際雇傭兵。

  “夏老爺子,不要再跑了,你配合點,我們會給你一個痛快的。”為首一名光頭男子握著把明晃晃的匕首,冷冷說道。

  “你們是陸家派來的人吧?”老人眼里掠過一抹霸氣與怒意:“陸家好狠!若老夫大難不死,定叫這喪盡天良的陸家于燕城消失!”

  “上!”

  光頭男懶得廢話,大喝一聲提刀劈去。

  其余人手起刀落。

  幾十把明晃晃的刀刃就這么徑直對向少女與老人。

  沒有半點憐憫。

  沒有絲毫猶豫。

  少女與老人手無縛雞之力,哪能對付這陣仗?

  少女嚇得滿面煞白,老人雖然負傷,但還是將少女拽在了身后,老眼堅定,看樣子是打算跟這幫職業刺客拼命了。

  可他即便拼了命,又有何用?這些歹徒的腰間可還是別著手槍,沒把槍掏出來,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這就是一場沒有懸念的虐殺!

  “住手!”

  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個漠然之聲響起。

  光頭男掃了眼林陽,低喝道:“把這個人也順道解決了,免得節外生枝!”

  “好,隊長!”

  旁邊的人重重點頭,便轉過步伐沖向林陽。

  但在靠近的瞬間,一根銀針飛了出去,精準的刺進了那人的脖頸處。

  頃刻間,那人僵在原地,如雕像般動彈不得。

  “什么?”

  “阿偉!你怎么了?”

  “隊長,是這個人搞的鬼!這個人貌似是個練家子!”

  旁人色變。

  “碰上了個刺頭!大家小心點,先把這個人解決掉!”

  光頭男臉色凝重,提刀沖向林陽。

  但他們剛動起來,那跪坐在墓碑前的林陽再度抬手。

  他的手間似有星河流動,一枚枚璀璨的細光飛出,劃過夜空,撞入這些人的體內。

  “銀針?”

  老人渾濁的眼猛然一怔。

  再看光頭男一眾,已全部化為雕像,紋絲不動。

  每一個人的脖子處皆插著一根細如發絲的針!

  老人跟少女全部傻眼了。

  “媽,孩兒不孝,吵著您老人家了……”林陽頭也不回,望著墓碑呢喃低語。

  這邊的老人與少女已是驚為天人。

  “爺爺,他們這是……怎么了?”少女吞了口唾沫。

  “這難道就是銀針封穴?”老人一臉震驚:“我聽你王爺爺提及過,但卻不曾一見……”

  “王爺爺?您是指九州國醫術協會的會長,醫圣王豈之?”

  “不錯……”老人虛弱的說道:“你王爺爺說過,銀針封穴者,皆九州國醫術大成者,如果這個小伙子真有如此本事,那他……絕非常人吶!”

  老人感慨,但說話之際,人又有些站不穩了。

  “爺爺,你沒事吧?”

  “沒事……還能撐一會兒。”老人強顏歡笑。

  少女豈能看不出,她滿臉的心疼,盯著林陽一陣,便要上前。

  “安安,你想干什么?”老人忙拽住她。

  “爺爺,既然你說這個人醫術很厲害,那請他出手,肯定能夠救你。”

  “傻丫頭,別人不希望有人打攪,你莫要再招人嫌了!”

  “可是爺爺,再這樣下去,你會死的。”女孩急的要哭了。

  “富貴有命,生死在天。”老人虛弱說道。

  但話音剛落,便雙眼一黑,倒了下去。

  “爺爺,爺爺!!”

  女孩發出凄厲的呼喊聲,卻搖不醒暈厥的老人。

  女孩絕望了。

  她猛然沖了過來,跪在了地上沖林陽哭道:“求求你了,救救我爺爺吧。”

  “你吵到我母親了,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林陽微微側首,聲音漸冷。

  “可是,我爺爺快死了!”女孩哭泣道:“求求你出手救救他吧……”

  女孩不斷央求,哭聲將陵園渲染的沸騰。

  “看樣子我的話你是沒有聽清了!”

  “大哥,很對不起,但我爺爺真的快不行了,如果你愿意救我爺爺,我們夏家愿意翻修陵園,愿意重新修葺伯母的墓冢,甚至我夏幽安更愿意親自為伯母守靈三年!好不好?”女孩梨花帶雨,顫抖呼喊。

  這句話稍稍打動了下林陽。

  他回頭看了眼女孩,猶豫了下,淡淡說道:“守靈就不必了,幫我把母親的墓地翻修一下吧,也算是我盡孝了。”

  “您答應了?”

  女孩欣喜不已。

  林陽點了點頭,走到了老人的身旁,從腰間掛著的一副針袋上取下一根半寸長如發絲般的銀針,而后小心翼翼的刺入老人的眉心。

  頃刻間,本已昏迷過去的老人猛然一個抽搐,繼而嘴巴‘哇’的一聲猛然大張,狠狠的吸了口氣。

  “爺爺!”女孩激動無比。

  “你的人一個小時內到的了嗎?”

  “我已經發了定位給他們,半個小時內就能到。”

  “足夠了,一小時內送醫院輸血就沒事了,如果晚了,就送殯儀館火化吧。”

  林陽拿起地上的行李袋,轉身離去。

  “這位大哥,你叫什么名字?”女孩急喊。

  但林陽已經消失于夜色當中。

  女孩怔怔的望著林陽離去的方向,有些出神。

  突然,她的眼角余光像是洞悉到了什么,人微微低頭,卻見墓碑的旁邊掉落著一張車票。

  她急忙走過去,拾起車票。

  “江城?林陽?”

  開往江城的火車上。

  林陽斜視著窗外,陷入沉思。

  母親下葬時,他無法趕到現場,這一次為母親掃墓,也算是了卻一樁心事。

  林母不許林陽返回林家,說是為了保護林陽,但在林陽心中,重返林家為母親正名一直是他的心愿。

  不過目前還不能這么大搖大擺的前往林家。

  畢竟林家在九州國可是一個龐然大物,要想完全將它踩在腳底,還需要縝密的籌備。

  林陽眼里閃爍著一抹堅定。

  嗡嗡嗡……

  手機抖動起來。

  接通電話。

  那頭是一個冷冽卻悅耳的聲音。

  “你死哪去了?還不回來?”

  “11點下高鐵。”

  “下車后馬上打車到江城市九州國醫術院,中午12點前我必須要見到你站在九州國醫術院大門口!”聲音冰冷,不容置疑。

  “江城市九州國醫術院?好端端的去哪干什么?”

  “還能干什么?老太太住院了,所有人都要去探病。”

  “老太太身體不是挺好的?怎么會住院……”

  “嘟嘟……”

  林陽話還未說完,電話便被掛斷。

  他皺了皺眉,將手機塞入口袋。

  從高鐵站打車到九州國醫術院也不過二十分鐘。

  江城市九州國醫術院門口。

  “人還沒到嗎?”

  林陽左右掃視了下,繼而伸手朝口袋掏了掏,摸出一包七塊錢的紅金圣,點上猛抽了兩口,剛吐出煙霧來,后面便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接著是一股熟悉的香味兒鉆入鼻腔內。

  林陽將煙掐滅,轉過身來。

  身后站著位青春靚麗的女人。

  女人一身職業裝,長發披肩,肌膚白皙,唇紅齒白十分絕美。

  她叫蘇顏。

  林陽有名無實的老婆。

  她很漂亮,是江城出了名的美人,很多人都以為她會嫁給江城四少之一的馬少,成為馬家的媳婦,但卻不想蘇家老爺子在過世前,逼著她嫁給了一個一無所有的窮小子林陽。

  沒有人知道林陽的來歷,縱然是他棄少的身份,知曉者也不過寥寥數幾。

  于是部分好事之人開始猜測緣由。

  其中最大的傳言就是林陽之父有恩于蘇老爺子,蘇老爺子是為了報恩。

  但為報恩,放棄馬家這棵大樹,葬送蘇家前途,何其愚蠢?

  于是蘇家人恨林陽,蘇顏也恨。

  蘇顏并不在乎林陽的身世如何,她在乎的,是自己的男人算不算是個男人!

  不得不說,林陽長的是一表人才。

  但是……他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廢物。

  除了在家做一些簡單的家務,煮一些還算能下咽的飯菜外,林陽便什么都不會,甚至不能勝任一份簡單的工作。

  他很少出門,極少與人說話,蘇家當中無論是誰辱罵他,他也都一律無視,罵不還口。

  于是,半個江城都知道,蘇家的上門女婿,是個不折不扣的廢物。

  蘇顏很想離婚,但在爺爺離世前曾逼著她發誓,要她五年之內不許與林陽離婚。

  五年!

  何其漫長!

  好在已過了三年!

  還有兩年光景!

  兩年一過,我便與這個廢物再沒半點關系了!

  蘇顏心中滿含期待。

  “拿著!”蘇顏遞來一袋水果,冷冷道:“上去之后別說話,跟在我后面當個啞巴,聽見嗎?”

  “好。”林陽習慣性的點點頭。

  三樓理療科室。

  蘇家老太太正躺在床上,攤開雙手,慈祥的說著話。

  病床邊圍著一群人,男女老少都有。

  而她身旁是一名穿著白大褂的中年男子。

  男子聚精會神的捏著銀針,一點點的將其扭刺入老太太松弛的手臂內。

  這名醫生叫蘇檜,是老太太的二兒子,九州國醫術院理療科的醫師,懂針灸,每次老太太快出院時都會來這讓她兒子給她扎兩針,這次也不例外。

  “二伯!二伯母,三伯母,三伯……”

  蘇顏領著林陽走了進來,將水果放在柜頭上,擠出笑容來沖著親戚們打著招呼。

  有人熱情回應,有人輕哼一聲,不理不睬。

  蘇顏似乎也習慣了,沒有太大反應,轉過身對著病床微笑道:“奶奶,您身體好些了嗎?顏顏來看您了。”

  “嗯。”老太太隨便迎了一聲,渾濁的眼卻是盯著蘇檜手中的針。

  蘇顏識趣的退到一旁。

  至于林陽,則一言不發的站在她身后,完全如一個隱形人一樣,沒人注意他,也沒人理他。

  仿佛他就是多余的存在。

  “媽,你感覺怎么樣?”

  蘇檜將最后一針落下,擦了擦汗笑問。

  “好!我很好!兒啊,辛苦你了。”

  “媽,你這是哪里話?醫生救人,天經地義,更何況我還是您兒!”

  “難得你有這份孝心吶!”

  老人家開懷大笑,容光煥發。

  其余人也應和著夸贊著蘇檜。

  “話說回來,奶奶,您今天的氣色比以往要好不少誒,尤其是我爸施針前后,你的氣色變化太夸張了!您簡直就像是年輕了十歲!”這時,蘇儈的兒子蘇剛湊上前來驚喜說道。

  “真的嗎?”老太太有些意外。

  “是真的。”

  “媽,你的確年輕了不少!”

  “感覺好神奇,這是二哥的針灸效果?”

  “不可思議啊!”

  其余人也才發現,驚訝不已。

  “阿檜,這是怎么回事?”老太太意味深長的笑問。

  “媽,沒什么,總之您能健康長壽兒就心滿意足了!”蘇檜笑了笑沒有解釋。

  “阿檜,媽問你話你怎么不說?你不說,那我可就說了!”

  旁邊一名身材發福的婦人迫不及待的站里出來。

  這是蘇檜的老婆劉艷,只見她叉腰道:“媽,你是不知道,阿檜為了治好你的病,可是特意花了兩百萬托人找關系,去燕城進修了幾天,而現在你所享受的,就是阿檜進修成果呢!”

  “什么?”

  周圍人失聲。

  “兩百萬?”老太太也一臉錯愕:“這進修的啥?”

  “也沒啥,就是去燕城學了一套比較古老的針灸理論與技術,媽,我現在給你施的這幾針可是大有來頭的,它是古代藥王孫思邈所創,但在明清時代失傳了,最近才有了蹤跡,目前這方子在燕城一位大人物那收藏著,輕易是不拿給別人看的,我想著這方子或許可以根治您身上的頑疾,就托人聯系了那位大人物,借了他方子看了看。”蘇檜故作無奈的笑道。

  “原來如此,可是……你怎么會有兩百萬?”

  “我平日里省吃儉用存了點,剩余的我拿房子抵押了。”蘇檜遲疑了下道。

  老太太怔了片刻,心頭無比感動。

  她吐了口濁氣,連連點頭:“阿檜,難得你有這個孝心,媽很高興,正所謂百善孝為先,蘇家人若都如你這般,媽也就不必再操什么心了。”

  “媽您說笑了,大哥、三弟、四弟他們也都很好。”蘇檜憨厚的笑著,眼里卻掠過一抹得意的光芒。

  “你不要謙虛了,蘇剛!你也要好好努力,爭取將來跟你爸一樣,明白嗎?”

  “奶奶放心,父親一直都是我的榜樣。”蘇剛立刻上前表態。

  “嗯。”

  老太太點點頭,很是深意的看了眼蘇剛,是越瞧越順眼。

  但其他人則是越發的心驚,臉色極度難看。

  他們才算是發現,這一切都是蘇檜的套!

  花這么大的價錢啊去討老人家的歡心,看似很虧,可實際卻是血賺。

  畢竟老太太的年齡太大了。

  最近她已經在準備將家族大權讓出來,重新選一位年輕的俊才去掌管家族企業。

  選誰?不得而知!

  但蘇檜這一手,擺明是要給他兒子蘇剛鋪路啊!

  好心機!

  后面的蘇家人暗暗咬牙,心頭痛罵。

  蘇顏暗暗嘆氣。

  家族企業的管理權誰都能爭,唯獨她這一家不行,因為老太太最厭惡的,就是這個禍害了蘇家未來的林陽了。

  但在這時,后頭的林陽突然幾步上前,視線仔細掃了眼老太太手臂上的針。

  “呵呵,林陽,沒見過博大精深的針灸吧?也是,你這種鄉巴佬窩囊廢哪見過這個?我允許你拍照發朋友圈裝比,權當是給我爸的醫術做宣傳了。”旁邊的蘇剛撇了眼林陽,不屑笑道。

  蘇檜一臉得意。

  林陽眉頭微皺,低聲說道:“這套針訣,是來自于孫思邈千金方下篇的《靈首篇》,但二伯沒有學精,你這前面十三針都施對了,但唯獨缺了一針!這一針不施,老太太活不過12點!”

  話音落地,全場震愕。

  整個理療科鴉雀無聲。

  人們怔怔的看著林陽。

  這一言讓房內鴉雀無聲。

  他這是在咒老太太死?

  他瘋了?

  “林陽!你在這胡說八道什么?這有你說話的份兒?”一名戴著金絲眼鏡的中年男子率先呵斥道。

  這是老太太三兒子,叫蘇北,是蘇家盛華集團的副董之一,負責家族的服裝產業。

  雖然蘇家的產業在江城不算大,但涉獵還算豐富,除房地產外,餐飲跟服裝都有經營。

  不過蘇北雖是副董,但卻有名無權,蘇家所有大權基本都掌握在老太太的手中,其余人只是個掛職。

  “林陽,你是在咒奶奶嗎?你這個狗東西,你活膩了?”旁邊一名與蘇北頗為相似的年輕男子指著林陽鼻子罵道。

  這人叫蘇張揚,旁邊年輕女子叫蘇美心,二人是蘇北的兒女。

  蘇張揚話音落下,蘇美心也是輕笑出聲:“林陽,我知道奶奶一向不太喜歡你,但那也是你對不起我們蘇家,可不管發生什么事,你也不能咒奶奶死啊!”

  “就是!”

  “林陽,你也太惡毒了!”

  “奶奶待你可不薄啊。”

  “蘇顏,你是怎么管你老公的?居然跑到這兒來詛咒奶奶?”

  “你們這一家是要反了天啊?”

  “把我們當空氣了嗎?”

  蘇家人紛紛指責,或是唾罵林陽,或是訓斥蘇顏。

  “對不起,對不起,我這就叫林陽走……”蘇顏趕忙道歉。

  蘇家老太也不高興了,老臉凝冷,臉上笑意蕩然無存。

  “顏丫頭,老婆子我可是一直很喜歡你的,如果不是你爺爺一意孤行,就憑這個廢物也想娶到你?”

  “奶奶,對不起,這是我的錯,我會好好教訓林陽的,對不起奶奶……”蘇顏垂著臻首道。

  “可目前來講老太太的狀況十分危險的,我只是……”

  “你給我閉嘴!!”

  林陽還想說什么,蘇顏卻是猛然轉身,沖著他大吼。

  林陽微微一愣。

  卻見蘇顏秋眸噙淚,眼眶發紅,憤怒的瞪著他。

  那眼眸深處,盡是無助與痛苦……

  “你給我滾!立刻滾!”

  蘇顏指著大門,再是歇斯底里的喊道。

  林陽嘆了口氣,搖搖頭走出了病房。

  蘇家親戚或是冷笑或是蔑視,對這結果毫不意外。

  “顏丫頭啊,你這個人太善良了!”老太太搖了搖頭,但語氣卻有些刻薄:“其實我這些天一直在考慮你的事情,丫頭,不是奶奶對你有什么成見,實在是你這種性格容易著別人的道,老婆子想了半天,覺得你那財務的職務還是讓別人做吧,你就去我們的銷售部任職,放心,薪水不會少你的,該多少還是多少。”

  “奶奶,我……”蘇顏大驚,急要開口。

  然而不等話說完,老太太再度打斷了她的話。

  “顏丫頭,我知道你要說什么,我也知道你肯定不高興,但這事老婆子考慮了很久,財務上的事不是小事,你還年輕,沒有經驗,所以老婆子打算交給你三伯去打理,你也看到了,你連個窩囊廢都管不住,更別說其他的,我們蘇家最近要爭個大項目,財務必須要嚴謹,如果在這個時候因為林陽而出現了什么紕漏,那影響的可是我們整個蘇家,所以顏丫頭,你先松松手,等這項目結束了,奶奶再讓你繼續管財務!聽話!”

  老太太淡淡說道,臉上沒有多少表情。

  蘇顏臉色怔然,片刻后是長嘆一聲,低聲道:“好的,奶奶……”

  她才明白,林陽只是個借口。

  老太太的目的只是想要她將財務這一塊交出來。

  蘇顏猜得到,這肯定是蘇北在老太太的耳邊煽風點火。

  雖然蘇顏很有能力,這些年來蘇家的企業財務從未出過紕漏,但老太太喜歡用親不用才,在老太太眼里,蘇顏是嫁出去的孫女,哪能跟自己兒子比?

  “交接的事明天就去辦吧,顏丫頭,你先回去,銷售那邊最近來了幾個單子,你趕緊熟悉熟悉,小北!”

  “媽,我在。”蘇北忙上前。

  “你是副董,又監管財務,忙的過來嗎?”老太太和藹的問。

  “放心吧媽,就算我忙不過來,還有張揚呢,張揚可是正兒八經的經濟管理學研究生結業,有他幫我,您老就安心養身體吧!”蘇北笑道。

  “是啊奶奶,你就放一萬個心吧,公司的事情我每周都會來向您匯報的。”蘇張揚也上了前表態。

  “好,好,有你們在,老婆子就安心了。”蘇家老太笑成了花兒。

  蘇家人皆滿面笑容。

  但蘇顏卻是無精打采。

  她努力了這么久,卻是被蘇北一家子接了盤,換做是誰心里都不好受。

  混蛋!

  都是林陽這個家伙害的!

  蘇顏小手緊捏著,咬牙切齒,恨不得將那林陽大卸八塊。

  “奶奶,既然這樣,那我先回去了。”蘇顏壓抑著怒火,低聲道。

  “去吧。”老太太抬手揮了揮,滿不在意道,但手臂有些晃。

  蘇顏沒有注意,轉身要走。

  但在這時……

  噗咚!

  剛還好好的蘇家老太突然脖子一歪,直接從床上翻滾了下來,當場昏迷。

  “啊?”

  蘇家人全懵了。

  剛走出門的蘇顏也愣住了。

  “媽!”

  “奶奶!!”

  “奶奶,您怎么了?”

  “二哥!快,二哥!快看看媽這是怎么了!”

  “別急別急!快把媽扶到床上,掐人中!”

  蘇檜也慌了,強做鎮定的喊著,隨后忙拖著老太太的手腕,給她號起了脈。

  然而片刻后,蘇檜臉色愈發難看。

  “二哥,媽怎么了?”蘇北急切的問道。

  “媽的脈象很弱,媽……快不行了!”蘇檜呆呆道。

  “什么?”

  蘇家人全傻眼了。

  “媽剛才還龍精虎猛,氣色那么好,怎么突然間就要不行了?”劉艷顫道。

  “老太太可不能現在就死啊,公司現在由她掌控,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咱們盛華集團不得全部亂了?”蘇北的妻子張于惠也出了聲。

  不過話雖如此,但這些人是巴不得老太太早點死,畢竟老太太一死,她們就能分蘇家的財產了。

  但蘇檜與蘇北不樂意了,蘇北剛剛掌管財務,前途無量,蘇檜為了博取老太太歡心,花費了這么多,哪能接受的了這個局面?

  蘇檜再度捏針,在老太太的太陽穴、風池穴上扎去。

  可,依然不見任何效果。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紅衣文學] 回復數字181,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二哥,媽的呼吸越來越弱,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蘇北急了。

  “媽的情況很怪,而且發作的太突然,我無法診斷……快去外面喊護士,把醫院的齊老請來!快!”蘇檜滿頭大汗道。

  這種情況他已經控制不住了。

  蘇剛立刻跑了出去。

  但片刻后,他哭喪著臉回來:“爸,二伯,護士打了電話,那齊老不在醫院!出診去了!”

  “什么?”蘇檜傻了。

  “二伯,要不叫其他醫生來吧。”

  “連我都拿捏不出媽的癥狀,其他醫生來了又有什么用?整個醫院,除了齊老沒人能治!”蘇檜垂頭喪氣道。

  “難道奶奶她……”

  “二哥,你快想想辦法啊!”

  “馬上把媽轉到急診室去!先搶救再說!我去把醫院的權威喊來!肯定有解決的辦法,你們別慌!”

  蘇檜強做鎮定。

  人們點頭,立刻手忙腳亂起來。

  誰都料想不到這突然的驚變。

  一切發生的太倉促了!

  蘇顏呆呆的看著慌亂的蘇家人,一時間也是手足無措。

  突然!

  她想到了什么,慌亂的從包包里掏出手機撥通號碼。

  “怎么了?”電話那頭響起林陽的聲音。

  “奶奶快不行了!”蘇顏顫道。

  “我知道。”林陽的語氣顯得很平靜。

  “你是不是早就料到會這樣?你有什么辦法沒?”

  “有。”

  “那你還不快點過來救奶奶?”蘇顏急喝。

  然而電話那邊沉默了兩三秒,傳來漠然的聲音。

  “對不起,我不救!”

  蘇顏呆了。

  她一度以為自己聽錯。

  可理智告訴她沒有。

  林陽……居然敢拒絕她?

  三年來,他幾乎對自己唯命是從,為何這一次他敢拒絕?

  “你什么意思?”蘇顏平復心中震愕,沉聲詢問。

  “字面意思。”

  “你想奶奶死?”

  “她死不死與我無關。”

  “可她畢竟是奶奶!再說,她要有什么三長兩短,以二伯三伯他們的態度,蘇家還有我們的容身之處嗎?”蘇顏情緒有些激動。

  她為這個家操碎了心,這個男人卻置身事外。

  林陽沉默了片刻,倏然十分認真的問:“你想要我救她?”

  “當然想。”

  “那好,我救。不過你要同我一起去,因為二伯三伯他們是不可能允許我進搶救室,你來說服他們!”

  “好!你在哪?”

  “搶救室門口。”林陽道。

  蘇顏微愣,忙趕向搶救室。

  此刻林陽正站在走廊處,與蘇家人離的比較遠。

  望著林陽那一臉淡定的樣子,蘇顏的心里頭便竄出一股子火來。

  “喂!”蘇顏快步上前,小臉冰冷:“你真能救奶奶?”

  林陽掏出手機看了下時間:“還有三分鐘。”

  “什么三分鐘?”

  “三分鐘內,你不能讓我進去救奶奶,那過幾天我們所有親朋好友都得上蘇家吃飯。”

  蘇顏輕輕一怔,才明白這話是什么意思。

  說實在的,她并不太相信林陽。

  結婚三年了,雖然沒有什么夫妻之實,但林陽是個什么樣的男人,她心知肚明。

  連二伯蘇檜都拿奶奶沒辦法,這個窩囊廢能行?

  可看林陽那一臉認真的樣子,又不像是在開玩笑。

  “算了,相信你一回!”蘇顏銀牙一咬做下決定,一把拽住林陽的手朝急診室走去。

  此刻醫院里的幾個專家好手都到了。

  九州國醫術起效慢,這種突發性的癥狀只能靠西醫。

  但搶救了一番,卻也無能為力,局面已經失控。

  蘇檜臉色發白,雙腿發軟的走出搶救室。

  “大哥,媽怎樣了?”

  周圍蘇家的人全部圍了過來。

  “都滾開!”蘇檜煩躁的吼道。

  人們嚇了一跳。

  蘇檜掏出手機撥通了個號碼。

  “小檜,情況我都了解了,我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你們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先穩住蘇老太,我五分鐘后到!”電話那邊響起一陣氣喘吁吁的聲音。

  那是九州國醫術院齊老的聲音。

  齊老在九州國醫術院乃至江城醫療界都有著非凡的地位,他不僅資歷老,而且出身好,他曾是燕大九州國醫術學院的教授,后來兒子分配到了江城工作,他也就一起過來了。

  “齊老爺子,我媽的病癥太突然了,幾個科室的醫師都查不出病癥,急診科的人已經在盡全力穩住她的病情,但效果甚微,只怕我媽……撐不過你來啊……”蘇檜沙啞道。

  “情況這么糟糕?”齊老有些料想不到。

  “老爺子,你先過來吧,我盡力去撐住,現在您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你再堅持下!”說完,齊老便掛了電話。

  蘇檜嘆息連連,轉身要回到急診室。

  這時,一只手拉住了他。

  蘇檜一愣,扭過頭去,才發現蘇顏站在了他的身后。

  “蘇顏,你干什么?”蘇檜心情不好,語氣也不太客氣。

  “二伯……那個……林陽說他有辦法救奶奶!”蘇顏猶豫片刻,小心翼翼道。

  “簡直胡鬧!蘇顏!都這個時候了你們還在這瞎搞?你們是巴不得奶奶死?”蘇檜大怒。

  “二伯,我沒有胡鬧,林陽他說不定真的有辦法啊。”蘇顏急了。

  “連我都拿你奶奶的病癥沒轍,一個連煮飯都不會煮的窩囊廢會有辦法?你是說我連他都不如了?”蘇檜氣極反笑,指著蘇顏的鼻子道:“蘇顏,我告訴你,奶奶現在躺在里面生死未卜,如果她出了什么意外,你們這一家,第一個給我滾出蘇家!”

  說完,蘇檜便要甩門進去。

  旁邊蘇家的人無不瞪著蘇顏與林陽。

  “都什么時候了,還在這里胡說八道!”

  “這一家子太不懂事了。”

  聲責罵傳來。

  蘇顏臉色蒼白,身軀輕抖,但在這時,她還是鼓起勇氣的喊出聲:“二伯,你們難道忘記了?之前就是林陽說的奶奶會出事!這一切都被他說中了!不是嗎?”

  這話墜地,蘇檜的步伐頓時一怔。

  四周的責罵聲也戛然而止。

  他們才想起之前林陽那所謂的‘詛咒’蘇家老太的話。

  這不正是‘應驗’了嗎?

  是巧合?

  可這也太巧合了吧?

  這時,林陽上了前:“之前我說你少施了一針,你不相信,而現在,這少施的一針正在奪取奶奶的生命,奶奶的情況很緊急,如果你不讓我進去,那奶奶就真沒救了。”

  “你這個廢物!你說什么?你是在怪我?”蘇檜惱了,要沖上去教訓林陽,但被蘇北攔住。

  “二哥,別沖動!”蘇北忙勸:“現在媽的情況很糟糕,隨時都可能去了,你們既然束手無策,不如讓這家伙試試。”

  “你瘋了?信他這個白癡的話?”蘇檜瞪著蘇北。

  蘇北暗暗一笑,低聲道:“二哥,媽如果死了,你所做的這一切就白費了,公司財務也未必會在我手中,我想這是你我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既然咱們沒辦法,那就讓他去,再說了,他要是去了,老媽的這個意外……你不也可以不用背鍋了嗎?”

  蘇檜立刻明白了蘇北的話,眉頭一斜。

  “你的意思是說,把責任都推到林陽的身上?”

  “媽若出了意外,事情傳出,江城人都知你把自己的母親醫死了,這對你的名聲而言可是巨大打擊,大哥不準也會借題發揮,現在有人幫你背鍋,何樂不為?”

  蘇檜聞聲,表情嚴肅了起來,思忖片刻,他暗哼道:“什么叫背鍋,老媽的意外跟我沒關系。”

  蘇北笑笑不說話。

  “林陽,你進去!”蘇檜咳嗽了下,轉過身冷道。

  “爸,你真讓這廢物進去啊?”蘇剛瞪大了眼。

  “我是醫生還你是醫生?這里我說了算!!”蘇檜呵斥道。

  蘇剛脖子一縮,蘇家人不吭聲了。

  “進去吧!”蘇檜沖著林陽道……

  “二伯,我愿意出手是看在蘇顏的面子,希望你能明白這一點。”

  林陽淡淡說道,頭也不回的朝里面走。

  蘇檜眼露惱色,蘇家人更是破口大罵。

  蘇顏尷尬無比。

  入了搶救室,林陽馬不停蹄的朝搶救臺行去。

  “你是誰?”

  “你干什么?為什么連無塵服都不穿?”

  圍在老太身邊的醫生們質問。

  林陽渾然不理,拿起蘇檜的針袋便給老太太施起針來。

  “怎么回事?誰讓他進來的?”

  “護士,快把他拉出去!”

  “簡直亂來。”

  一名戴眼鏡的醫生氣的直跳腳,要拽走林陽。

  現場有些紛亂。

  走進來的蘇檜趕忙上去解釋。

  但在這時……

  滴!!

  一陣刺耳的聲音響起。

  所有人皆是一愣,著目望去,才發現心電監護儀現實的畫面已經是一條直線了。

  “病人……沒有了生命特征!”一年輕的醫生沙啞道。

  “時間太緊了。”

  “蘇醫生,節哀啊。”

  其余醫生護士脫帽嘆息。

  “混蛋!”

  蘇檜一把沖了上來,揪住林陽的衣領,憤怒咆哮道:“你害死了我媽,你還我媽命來!”

  說完,作勢要揍林陽。

  旁邊人趕忙拉住蘇檜。

  “蘇醫生,別沖動。”

  “沖動?我媽都被他害死了,還叫我別沖動?”蘇檜情緒激動的喊道:“我要追究這個家伙的責任,我要告他!”

  蘇檜完全瘋癲了一般。

  忽然,搶救室的門口響起了一個沉冷的聲音。

  “蘇醫生,別人在救你的母親,你怎能恩將仇報去告別人?”

  話音一落,人們齊刷刷的朝門口望去。

  卻見門口立著一個干瘦的小老頭,他雖然個子不高,弱不禁風,但老眼十分有神,。

  “是齊老!”

  醫生們面露敬意。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紅衣文學] 回復數字181,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齊老可是九州國醫術院德高望重的老前輩,院長見了也得客氣幾分。

  “齊老,這個家伙害死了我母親,您怎么還說他對我有恩?”蘇檜咬牙道。

  然而齊老卻是瞥了他一眼,淡淡說道:“誰說你母親死了?”

  “嗯?”蘇檜愣了。

  突然。

  “咳咳咳……”

  一陣急促的干咳聲響起。

  人們急忙回頭。

  卻見那躺在病床上本該涼透了的老人,倏的張開嘴猛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