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公車熟女  »  萬米高空的性愛
萬米高空的性愛
周二,上午。

  一架由平昌市飛往日本的波音747,在1.2萬米的高空中平穩飛行。

  在這架飛機中,有一個影視劇組團隊,此次前往日本的目的,是進行實地拍攝考察,而其中一個成員,正是擔任劇本創作的林辰。

  林辰坐在中排靠窗的一個座位上,在他的右手邊,就是美女助理王璐,第三個座位是另一個名叫于玲的女助理。

  此時,于玲正帶著個眼罩睡覺,林辰和王璐的身上,蓋著空調毛毯和外套,而王璐的左手早已伸進了林辰的褲子里,隨意玩弄著他的陰莖。

  王璐用右手發送了一條微信:[舒服嗎賤狗?]林辰:[好舒服!]王璐用力捏住龜頭,讓林辰疼的雙腿直抖,同時發送信息:[不懂得使用敬語嗎?]林辰:[主人,賤狗好舒服!]王璐用拇指揉搓著陰莖上的馬眼:[賤狗,你老婆有沒有讓你這么舒服過?]林辰沉浸在生殖器被虐的快感當中:[沒有,主人。]王璐時而大力捏著龜頭,時而揉搓馬眼:[看來你老婆在這方面還真是不合格,竟然不能讓我的小賤狗獲得真正的快樂。告訴主人,和主人在一起快樂嗎?]林辰:[主人,賤狗好快樂!]王璐用力握住陰莖:[主人很喜歡你的陰莖。]林辰:[賤狗的陰莖不夠大,主人不會嫌小嗎?]王璐擼動著陰莖:[正相反,主人并不喜歡太大的陰莖,會把我弄疼,而賤狗你的陰莖大小正好,每次都能把我弄得高潮不斷,欲仙欲死。]看到王璐如此說,林辰心中升起了莫大的自信,前所未有的自信,而在夏禾的身上,他只有深深的自卑感。

  其實林辰很清楚,自己并不能帶給夏禾真正的高潮,一方面是心理上的問題導致他放不開,一方面是夏禾的陰道太緊太舒服,讓他根本堅持不了幾分鐘。

  而和王璐性愛的體驗截然不同,王璐能將他的自卑轉變成自信,通過玩弄他的陰莖讓他體驗到了被愛撫、被在意的感覺,并且王璐的陰道并不緊密,雖然插進去遠遠不如夏禾的舒服,可卻能持久抽插,能完全體驗到男人該有的雄風。

  而且,王璐每次都能在林辰的抽插下連續噴水,表現出來的高潮反應,非常猛烈而真實,這讓林辰更加自信,也更加癡迷于王璐的種種調教。

  只是林辰并不知道,王璐是可以自己控制噴水反應的,只要陰道被適當的刺激,她就能進行主動式的噴水,根本不需要林辰有任何的性愛技巧。

  林辰:[主人,賤狗要射了!]王璐停止了擼動的動作:[不可以,賤狗的精液要留著,等到了日本要多吃牛肉補充營養,今晚主人會讓你進行5次射精。]林辰:[那賤狗把精液留給主人。]王璐收回右手,嘴角微微勾起:[乖狗,趕緊睡覺,養精蓄銳。]林辰:[是,主人。]林辰并不知道,此時在萬米高空之上,有一架從東海市起飛的私人飛機‘達索獵鷹900LX’,正向著日本九州島飛行。

  而在這架奢華的私人飛機上,他的女神老婆夏禾,此時正穿著一身空姐裝,猶如一只淫蕩的母狗般,跪在沙發椅上,翹著雪白圓潤的屁股,被凌天從后面狠狠操干著蜜穴。

  一旁,同樣穿著空姐裝的顏若柔,跪在另一張沙發座椅前,一手扶著葉寒的膝蓋,一手握著粗大的陰莖,用舌頭和嘴巴細心地套弄著。

  兩女穿著性感的空姐制服,比起真正的空姐更加美麗與端莊,可此刻卻在做著淫蕩的事情。

  一身白色蘿莉裝的林夢瑤,靠坐在對面的沙發椅上,她目不轉睛,看得津津有味,右手更是早已伸到了雙腿之間,隔著內褲揉動著自己的小穴。

  在這架飛機上,還有兩名美艷而不失端莊的女人,一個叫韓笑笑,一個叫鄒思淼。

  兩人的容貌與氣質極佳,雖然比起夏禾和顏若柔差了一些,可絕對也稱得上一句氣質美女,她們是這架私人飛機上的專職空姐,每月享受著10萬的高新。

  如果單單只是做空航工作,她們自然拿不到這樣的薪酬,畢竟凌天的這家私人飛機使用率并不高,平日里根本沒有太多的工作。

  實際上,她們還擔任凌天的生活助理,管理一些日常的瑣事,當然偶爾也會陪凌天上上床,玩些角色扮演的小游戲。

  對于此刻飛機上正在上演的畫面,韓笑笑和鄒思淼也是見怪不怪,她們繼續進行著自己的工作,在餐房準備著鮮榨果汁。

  “老板的新歡還挺漂亮的!”韓笑笑說道。

  “叫顏若柔的我們還能比一比,但那個叫夏禾的大美女,我真的自愧不如。”

  鄒思淼嘴里說著自愧不如,但眼中卻沒有太多的嫉妒之意。

  她們很清楚自己的定位,能給豪門大少做好私人助理,就是她們安身立命的根本所在,如果去奢望成為豪門太太,那她們早就丟掉這份工作了。

  “以老板的身價,身邊有幾個頂級美女很正常,你還記得那對超美的雙胞胎姐妹嗎?”韓笑笑問道。

  “你說的是上官晴和上官靈吧?”鄒思淼說道,“她們好像也是豪門千金,好像因為什么事情和老板鬧翻了。”

  “其實我知道原因,只是不敢說而已。”

  “笑笑姐,我們可一起共事3年多了,我可一直將你當親姐姐看待,你知道我嘴巴是很嚴的,喝醉酒都不會隨便說話。”

  “是嗎?我看你給老板口交的時候……嘴巴可沒那么嚴哦!”

  “哎呀……笑笑姐……你就和我說說嘛!我記得老板當時很喜歡上官姐妹的,怎么就忽然鬧翻了呢?”

  韓笑笑壓低聲音:“好吧,告訴你個秘密。上官姐妹……其實是……雌雄同體的雙性人。”

  “啥?”鄒思淼覺得自己是聽錯了。

  “有一次,我無意中聽到了她們和老板吵架,就是老板禁欲的第6個月,姐妹以為是老板對她們失去了興趣,然后找上門來大吵了一架。”

  “那笑笑姐你聽到什么了?”

  “我聽上官姐妹自己親口說,如果凌天不喜歡她們有陰莖,她們就去做切除手術,她們說自己不想做怪胎,想要做真正的女人,想嫁給凌天做妻子。但提議被氣頭上的老板否定了,還說了一些重話,然后雙方就鬧崩了。”

  “不會吧!上官晴和上官靈那么漂亮,也沒喉結,聲音又很女性,怎么可能是……人妖啊!?”

  “不是人妖,是雙性人,我還特意在百度上查了一下。人妖是沒有女性生殖器官的,但雙性人有。”

  “你是說有陰莖也有陰道?”

  “對,就是這樣,我當時也非常好奇,所以還特意找了一些雙性人的照片,其中有一張非常精美,一開始看著覺得有些怪異,但越看越覺得好看。”

  “被笑笑姐你這樣一說,現在我也很好奇,雙性人的私處到底是什么樣子的了……”

  “你可以想象一下,陰蒂變成了陰莖,在陰莖勃起后,根部下方就是漂亮的陰唇,我當時都看濕了,覺得非常刺激,還幻想著自慰了好幾次。”

  “我聽笑笑姐說的也好刺激,等到了日本有了外網,你幫我找找圖片,我也想看看。”

  “嗯,到日本我給你找找。淼淼,這件事你聽聽就好,可千萬別和第二個人說,你也知道我們是在給什么人工作,拿這么高的薪酬,可不是白拿的,要是嘴巴不夠嚴實,別說會丟了這份工作,嚴重點可能連命都丟了,明白嗎?”

  “嗯,笑笑姐,我懂的。給豪門少爺做事,就是終身的事業,我可不會拿自己的命運開玩笑。”

  韓笑笑和鄒思淼將果汁準備好后,就用托盤端著果汁走進了休息艙。

  “先生們,女士們,旅途勞累,要注意補充水分哦!”韓笑笑用極其性感的廣播音說道。

  “請慢用,建議女士們用正確的姿勢飲用,以免因飛機的顛簸而嗆水。”鄒思淼甜美地微笑道。

  夏禾本就被操的臉頰潮紅,被兩位美女空姐一打趣,更是羞得不敢抬頭去看。

  正在操干夏禾的凌天,一把將韓笑笑攬入懷中,直接就吻了起來。

  鄒思淼嘴角勾起,然后跪在了顏若柔身邊,一起給葉寒做起了口交。

  夏禾被操的淫水狂流,在這種狀態下,連吃醋的心思都沒有了,何況她早就有心理準備,像凌天這樣的豪門大少,身邊的美女絕對不會太少,所以也沒必要去爭風吃醋。

  而顏若柔看得更明白,只要自己和夏禾被好好寵愛著,那么這兩個男人有多少個女人并不重要,她們也從未奢望過完美的戀情。

  有得就有失,既然享受了凌天給的優質生活,就不該再要求凌天像個平凡男人那樣老實巴交。否則就真是又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了。

  凌天用手把韓笑笑的下體摸出淫水后,就讓韓笑笑脫掉內褲,與夏禾并排跪趴在了沙發座椅上,隨即就輪番操干起來。

  韓笑笑主動吻了一下夏禾的臉頰,見夏禾神情羞澀,沒有拒絕,就用手扶過夏禾的俏臉,四片紅唇很快就吻在了一起,嫩滑的舌頭也彼此攪拌起來。

  凌天見夏禾情緒很高,就讓夏禾躺在下面,讓韓笑笑跪趴在她的上方。

  韓笑笑今年已經有27歲,半年前也與一名醫生結婚了,但這并不影響她與凌天保持著親密關系,這與錢無關,而是她喜歡被凌天的大雞巴操,能讓她獲得無以倫比的滿足感。

  “啊……啊……老板……你的雞巴好大……插的好深……啊……笑笑要爽死了……哦……”韓笑笑嫵媚地浪叫起來。

  “嗯……嗯……哦、啊……啊……”夏禾呻吟著。

  “笑笑姐,你這都結婚……半年多了,怎么還沒……懷孕啊?”凌天一邊用陰莖抽插著韓笑笑的陰道,一邊用手指摳弄著夏禾的蜜穴。

  “我一直……讓我老公……戴套……現在不著急……打算……在等2年……啊……”韓笑笑一邊說話,一邊親吻著夏禾。

  “那萬一被我操懷孕了……怎么辦?”

  “懷了才好……老板的基因更優秀……到時候……我就和我老公……給你養孩子……反正他也不知道是誰的……”

  “這可不行……我的第一個孩子……必須由夏禾來生……”

  凌天操了幾分鐘,就拔出濕漉漉的大雞巴,對著夏禾的陰道口插了進去,接著就大力抽插起來,每次都將龜頭撞擊在子宮口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哦……哼啊……啊……”夏禾被凌天操的大聲嬌喘,雙手下意識抱住了韓笑笑。

  “老板娘真美!”韓笑笑由衷地贊美,一邊親吻著夏禾,一邊揉捏著他的乳房。

  聽到韓笑笑這樣稱呼自己,夏禾沒來由地就有些心喜起來。

  凌天用粗大的陰莖在夏禾的陰道里抽插了上百下,等夏禾在顫抖中來了一次高潮后,就又將陰莖插入道了韓笑笑的陰道里。

  韓笑笑浪叫著,淫水沿著黑色絲襪流淌著,她喜歡被凌天的大雞巴操,又深又滿,比跟自己老公做愛時爽多了。

  而且這是一個豪門大少,即便不多給她一分錢,也會帶給她心理上的滿足感。

  大部分年輕女性都有奇怪的虛榮心理。

  就比如,一個美女被兩個男人同時追求,一個是收入普通的白領,一個是多金的富二代,白領每個月愿意給美女花5000塊,而富二代卻一分錢也不給美女花,但這個美女卻會有90%的幾率選擇富二代。

  又比如,如果一個男人的支付寶里有300萬人民幣,雖然這是他全部的身家,甚至財富值比起很多一線城市有房的男人還要不如,可只要他不停地給目標美女們看余額,那么將目標美女弄上床的幾率至少有35%以上,也就是三個美女中就有一個愿意跟他上床,而在這個過程中,男人根本不用動用支付寶里的300萬,甚至女人還會反過來給他們花錢。

  所以,女人的虛榮心,并非一定是對財務的虛榮,大多數時候,是虛榮一些無形無質的東西,或者說她們在意的只是一種感覺,只不過這些感覺由財務間接衍變而來,僅此而已。

  女人,是宇宙中最難以理解的生物,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就更是如此!

  另一邊,葉寒也操起了顏若柔和鄒思淼,而顏若柔更喜歡看葉寒把鄒思淼操到噴水的騷樣子,覺得特別有趣。

  林夢瑤已經脫掉了內褲,小手快速搓揉著陰蒂,片刻后就來了一次高潮。

  飛機在萬米高空中飛行了2個小時,凌天和葉寒也操干了2個小時,期間夏禾、顏若柔、韓笑笑、鄒思淼每個人都來了至少3次高潮。

  到了最后,就連興奮看戲的林夢瑤,也被兩個精力旺盛的男人狠操了一番,把這丫頭操的嘴里不斷叫著“爸爸”。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