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玄幻  »  風流楊過
風流楊過
深夜

襄陽城內

宋玉梅冷笑道:“過兒,方才那招叫‘劍舞飛盤’,專斬人頭。你一定得練好了,將來才能快速斬下敵人的頭顱,否則你就等著把自己的頭顱給別人切下吧!廢話少說,第三招來了!”

  說話間陡地閃身向前,雙手舉劍舉過頭頂,雙足微微一點,躍起一丈高下,厲喝中長劍對著楊過的頭頂猛地劈下,劍光如一道閃電,眼看便要將楊過從中劈成兩半!

  楊過根本未及躲閃,直覺自己頭頂一涼,仿佛預感到自己的身軀就要被長劍分成兩片,不由悲嘆,心想難道我楊過就要死在這安全事故之中?心念間只見劍光一閃,劍尖從自己的額頭直滑而下,雖未沾到肌膚,但那砭骨劍氣卻令他感受到身軀分開的恐怖滋味。

  宋玉梅一個倒翻,姿態優美地落地,倒握長劍,瞧著楊過失魂落魄的模樣,不由“撲哧”笑道:“過兒啊過兒,你這個樣子,還沒死就把自己給嚇死了,哪里有一點少年英雄的氣概?你不要忘了,你是東邪黃藥師的外孫,丐幫幫主黃蓉女俠的兒子,可不能丟他們的臉啊!這第三招叫‘霹靂一斬’,講究的是氣勢。過兒,方才我施展的這三招劍式看似簡單,但其中蘊含著一些變化,需要你自己慢慢揣摩。現在你練一遍給我看,考考你的記憶和悟性。”

  楊過無奈,只好打起精神,揮動那柄斷劍,將宋玉梅傳授的“浣花刺穴”、“劍舞飛盤”和“霹靂一斬”先后演示了一遍,累得氣喘吁吁,宋玉梅卻頷首微笑道:“不錯,不錯,手法雖不成熟,但劍式和氣韻大致不錯。過兒,你一定要牢記這三招劍式,因為這是阿姨我教給你的防身之術,里面包含著阿姨對你的愛、、、、、、”

  宋玉梅說到這里,用一種蘊含著母性柔情的動人目光凝視著楊過,楊過見她酥胸起伏,神情嬌媚,不由欲.火高漲,真想撲上去一把抱住,但偏偏又覺得宋玉梅發射出一種不容侵犯的威嚴氣質,于是不敢造次,強忍住雞巴的難受,正要繼續練劍,卻聽宋玉梅道:“過兒,現在你只要記住這三招劍式,以后慢慢再練吧。現在阿姨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做、、、、、、小青、小雯,你們進來、、、、、、”

  楊過聞言謝天謝地的拋開斷劍,見小青組長和婢女小雯推門進來,便給宋玉梅打了個招呼,正要出門,宋玉梅叫道:“過兒,你要到哪里去?阿姨不是要讓你做事嗎?”

  楊過還以為宋玉梅要讓自己跟小青組長和小雯過招練武,不由嘆道:“我說宋阿姨,你是了解我的,我生來愚鈍,雖然早已下定了投身革命解放人民的決心,但一直進步很慢。你剛才教我的這三招劍法,是我楊過生平見過的最玄妙、最威力無窮的劍法。要將阿姨這三招劍法練好,估計得花掉我十幾年的青春年華,所以我再也沒有精力接受其它的武功招式了。老師早就教過我,學什么都要循序漸進,不能急功近利。再說我現在肚子很痛,要去上個廁所。人有三急、、、、、、”

  宋玉梅笑瞇瞇地聽著他絮叨,忽然插口道:“楊過兒,有兩個姑娘的逼需要你日,但看你好像不太感興趣,我們就不勉強了,你請便吧!”

  楊過一聽“日逼”,便立刻止住話頭,同時兩眼發亮,嬉笑道:“誰說我沒有興趣?宋阿姨,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這大清早的哪有逼給我日?難道是你的下面癢了、、、、、、”

  宋玉梅啐道:“你想得倒美!阿姨我的逼是能隨便讓你日的嗎?你不好好練武功,這輩子連阿姨我的一個飛吻都得不到!我實話告訴你吧,我們女俠會的姑娘們大部分都很喜歡你,尤其是我這個情同姐妹的婢女小雯,對你很是傾心,怕你走之后再也見不到你,所以想請你小楊公子在臨走之前將她的處女膜破掉,給彼此留個甜蜜的回憶、、、、、、”

  楊過聽到這里不由大驚,目光朝小雯望去,只見那小姑娘正面紅耳赤地垂首弄著衣角,羞澀的神情很是動人。楊過想不到這姑娘方才還拒絕自己給她介紹男朋友,現在卻明目張膽地想讓自己為她破處,唉,原來看著清純的小丫頭,其實一個比一個騷、、、、、、

  正想著,聽宋玉梅繼續道:“還有我們的小青組長,也很喜歡你,但不是像小雯喜歡你那種喜歡。小青對你產生了一種姐姐對弟弟的愛憐之情,她說只能通過性交才能完全宣泄對你的感情,所以楊過兒,你今天早上的任務可重了,要日兩個逼。小雯的處女膜倒是被你一搗就破了,但小青組長可是情欲旺盛的大姑娘。嘿嘿,過兒,你有勇氣嗎、、、、、、”

  楊過的目光移向小青組長,立時被后者那種熾熱的眸光烤得心臟一縮,心想這小青組長哪里是對我產生了什么姐弟之情,分明是在嫉妒那小萍組長,不想讓那個騷逼獨占享受了我的棒棒。楊過心里冷笑著,嘴里說道:“宋阿姨,說實話,您突然給我分配這樣重要的工作,我事前沒有任何心理準備,所以感到有一定壓力。但為了報答宋阿姨對我的信任,我愿意戰勝任何困難,付出任何犧牲。哪怕我的棒棒在跟陰.道摩擦的過程中受到重傷甚至折斷毀損,我也要努力完成宋阿姨交給我的任務!宋阿姨,您放心吧!我知道這是您對我的考驗,是黨和人民對我的考驗!我一定勇敢前進,絕不退縮!”

  宋玉梅不由格格笑道:“得了吧,過兒,不過是要日兩個逼,也能被你說出一套一套的!咦,你不是要去上廁所嗎?先去方便了再說吧!”

  楊過嬉笑道:“屎尿都可以憋住,這精蟲在睪丸里可是急著要造反。不早點把他們釋放出來,社會矛盾將更加激化。宋阿姨,我們開始吧!你作為女俠會的第一領導,是否應該在一旁觀摩指導,以便提出改進意見?”

  宋玉梅瞪了楊過一眼,嗔笑道:“胡說八道!我是你阿姨,怎么能看著你日逼?那豈不違背倫常,違反了公民道德實施綱要?楊過兒,你就抓緊時間吧,你母親還等著你上路呢!”

  說著便微笑著走出了屋子。楊過望著宋玉梅窈窕迷人的背影,下面的棒棒不由一跳,正在遺憾宋玉梅不能參加指導這次破處工作,小青組長已浪笑著拉住他的胳膊,嗲聲道:“小楊公子,我們快點開始吧!小雯都等不及了!”

  楊過不由看了小青組長一眼,心想是你等不及了吧?三人來到床前,楊過正要摟抱小青組長,后者推開他,笑道:“小楊公子,今天最重要的工作是給小雯姑娘破處,我只是輔助工作。我還是先幫你把小雯姑娘的那層膜給捅破了再說吧!”

  說著便扶著滿臉通紅的小雯坐到床沿,輕撫著她的香肩,柔聲道:“小雯妹妹,不要緊張。每一個女人都要經歷這一關。剛開始會有點疼,但后來就會很舒服的。來,姐姐幫你脫裙子、、、、、、”

  小青組長幫小雯脫裙褲的時候,楊過伸手在小青組長的屁股上一陣揉捏。雖是隔著裙褲,但也能充分感受到她臀肉的結實和富有彈性。

  小雯的下體很快赤裸。小姑娘有些羞澀,伸手捂住自己的小腹以下。小青組長拉開她的手,柔聲笑道:“妹子,不要緊張,那個地方遲早要對男人開放的。快把手拿開,讓你的小楊哥哥看看你的逼.毛長得多不多?”

  小雯雖然年齡小,但小腹下依然有些芳草,一片黝黑。在小青組長的勸說下,她終于緩緩叉開雙腿,往后仰坐。楊過跪在床前,腦袋鉆到小雯胯下,仔細地觀看著小姑娘的私.處,只見芳草掩映下肉.縫緊閉,一看就是個沒被開苞的雛。

  當楊過脫下褲子,握著那根粗大的肉棒湊近小雯的胯底時,小姑娘由于緊張竟然嚇得哭了起來。小青組長忙推開楊過,嗔聲道:“小楊公子,你怎么這么粗魯急躁?一點紳士風度都沒有!小雯姑娘是第一次,你應該溫柔一點!”

  楊過握著雞巴站在床前,一時愣住了,傻笑道:“溫柔?我可不懂、、、、、、廚房的小蕓和小芹請我破處的時候,并沒有要求我溫柔啊?我一棒子就把她倆的下面給搗出血來了、、、、、、”

  小青組長打了楊過一拳,嗔聲道:“你怎么能把小雯跟那兩個小騷逼相比?那兩個小騷.逼一見男人就想勾引,我們的小雯可是冰清玉潔的姑娘、、、、、、”

  楊過心想都急著要男人破處了,還冰清玉潔個屁!見小青組長開始寬衣解帶,不由笑道:“怎么,小青組長,你要加隊了?不是說讓小雯先來嗎?”

  小青組長嗔笑道:“就你這股子粗魯勁兒,不把人家小雯姑娘嚇死?還是我先跟你演示一下,讓小雯有個心理準備,到時雞巴插.進去就不緊張了、、、、、、”

  楊過望著小青組長逐漸赤裸的玉體,不由笑道:“小青組長,我們是直接日逼,還是玩點調調,先親個嘴或者說個情話什么的?”

  小青組長冷哼道:“我才不像小萍那個騷逼那么虛偽,想被男人操還要追求什么情調!我就想直接體會肉棒在逼里面搗的感覺!小楊公子,廢話少說,來吧!”

  說著便一把抱住楊過倒在床上。楊過還未看清她下面什么樣,便被她握住雞巴塞入自己的陰道。楊過只好一邊挺動小腹發出進攻,一邊低頭望著下面,只看到小青組長小腹下黑毛濃密,非小雯的稀疏芳草可比。

  小青組長摟住楊過的脖子,雙腿緊緊夾住男孩的腰部,浪聲叫道:“小楊公子,小楊弟弟,你真好、、、、、、姐姐終于得到你了、、、、、、你插死我吧、、、、、、弄死我吧、、、、、、小雯妹妹,姐姐教你唱一首歌,你聽著、、、、、、大騷逼,小騷逼,姐姐是個大騷逼,妹妹是個小騷逼,兩個騷逼搶雞.雞、、、、、、”

  小雯抱著膝坐在床角,望著楊過跟小青組長瘋狂戰斗,聽著小青組長嘴里唱的淫靡歌謠,心里又是緊張,又感到刺激,下面那個一向封閉的肉洞里,開始發起癢來、、、、、、

  此時楊過要求換個姿勢,小青組長便像母狗般趴在床.上,翹起屁股。楊過趴到她背脊上,從后面沿著臀溝侵入了她的陰道,隨著身體的晃動,小青組長胸部那兩只下垂的大奶子劇烈地晃動著,看得小雯一陣心跳。楊過看著小雯那嬌羞可愛的模樣,不由欲火暴漲,伸手示意小雯爬到自己身邊來。小雯起初不敢,但終于還是聽從了楊過的指示,像小狗般爬到楊過身邊,楊過先跟她親了一個嘴兒,笑問道:“小雯同志啊,知不知道哥哥和姐姐在干什么?”

  小雯羞聲道:“你們在日逼,對不對?、、、、、、”

  楊過正色道:“日逼?小雯同志,請注意你的用詞。無產階級文學很注重用詞準確,否則就很難同敵對的意識形態區分開來。我們這不能叫日逼,而應該叫大生產運動、、、、、、”

  小雯愣住了:“大生產運動?、、、、、、”

  楊過道:“是啊,這就是毛主席所提倡的大生產運動,生產什么?生產革命后代,使無產階級革命運動后繼有人、、、、、、”

  小青組長被插得嬌.喘微微,聞言忍不住罵道:“楊過,你這個傻逼!日了我,還妄想我給你生孩子、、、、、、你做夢吧、、、、、、”

  楊過哈哈大笑,一把揪住小青組長的頭發,把雞巴從她陰道里抽出來,將她的腦袋扯到自己肚皮下,將肉棒插進她嘴里,一陣狂搗,笑道:“小青組長,你放心,在這突破圍剿、北上抗日的長征途中,為了減少拖累,我們是不會要孩子的!我們想要孩子,也要等到抗戰勝利、全國解放之后、、、、、、”

  小青組長使勁吮吸著楊過的肉棒,狠聲道:“我讓你再胡說!我把你的水水給吸出來,讓你的棒棒癱軟掉,看你拿什么給小姑娘破處!”

  楊過聞言慌忙把雞巴從小青組長的嘴中抽出來,苦笑道:“我今天真是大意,差點把領導委派的重點工作都忘了!今天的重點是給小雯姑娘破那層膜,日你只是輔助熱身運動。小雯姑娘,你準備好了嗎?”

  小雯羞聲道:“我、、、、、、我還是有點害怕、、、、、、楊哥哥、、、、、、你的這根、、、、、、好粗啊、、、、、、”

  小青組長將小雯輕輕按倒在床.上,分開她的雙腿,柔聲道:“小雯妹妹,不要怕。你小楊哥哥的棒棒雖然看著粗,其實很柔軟,你不要把它想象成鋼筋。而且你也要對自己有點信心。女人的那里連幾斤的孩子都可以生下來,還容不下一根小棒棒?”

  楊過聞言不由笑道:“小青組長,你的思想工作做得很不錯嘛,不但減輕了小雯姑娘的心理壓力,連我也覺得受益匪淺。你的理論水平很高,等會兒我一定向宋會長申請,讓她提升你為江南女俠會的政治委員,今后專門負責思想政治工作。我相信在你的領導下,江南女俠會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思想壁壘,一定能堅如銅墻鐵壁、、、、、、”

  小青組長打了楊過一拳,啐道:“少廢話,日你的逼吧!”

  于是,在說笑緩和緊張的氣氛中,楊過的雞巴終于慢慢插入了小雯的狹窄陰道。起初小雯疼得發出尖叫:“啊、、、、、、啊、、、、、、楊哥哥、、、、、、不要、、、、、、我的那里要裂開了、、、、、、疼死了、、、、、、啊、、、、、、”

  楊過見小姑娘實在是疼得難以忍受,不由心生愛憐,想把雞巴從陰.道里抽出來,卻被小青組長阻攔住。小青組長輕撫著小雯的俏臉,柔聲道:“小妹子,不要害怕,不要緊張,忍住疼,等會兒你就會苦盡甘來的、、、、、、”

  小雯泣聲道:“小青姐,可是我真的感到疼、、、、、、小楊哥哥的棒棒太粗了、、、、、、”

  小青嗔笑道:“小雯,你不要夸他。他的小雞.雞還沒長開呢,算不上粗,離姐姐我心中的標準尺寸,還差一大截呢!”

  楊過聞言正色道:“小青組長,你這話就不對了。要知道,革命工作無粗細,同心攜手為勝利。粗有粗的好處,細有細的優點。再說了,我的肉棒目前雖然細小,但只要經過艱苦卓絕的革命實踐,我堅信它一定能夠被錘煉成一根上天入地、震驚寰宇的定海神針鐵,到時小青組長你的逼想含住它都不容易呢!”

  小青組長聞言不由“撲哧”笑了起來,雙手在楊過的背脊上捶打,笑罵道:“小傻逼,就知道吹牛!還定海神針鐵呢,你干脆說自己是孫悟空得了,跟著唐僧去西天取經,謝絕塵緣,一心向佛,還哪里有逼給你日?”

  小雯也被楊過逗得笑了起來,顫聲道:“楊哥哥,你好幽默啊、、、、、、我就是喜歡你的幽默、、、、、、你快日我吧、、、、、、我就是疼死也甘愿、、、、、、”

  楊過的雞巴此時正好全根沒入小雯的肉穴里,疼得小姑娘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叫喊。楊過慌忙把肉棒往外一抽,只見肉棒上沾滿血跡,是那么殷紅,真是令人觸目驚心。楊過心底暗嘆,心想他媽的又一個小丫頭被老子破掉了,今后她就可以挺起胸膛叉開雙腿驕傲做人了。

  接下來是一陣子緩慢而有節奏的抽送。小雯原本狹窄的陰道漸漸產生彈性,變得寬闊,足以容納楊過那根粗大的雞巴。抽到一百多下之后,小雯俏臉緋紅,眉目含春,嬌喘微微,發出了呻吟:“哎呀呀、、、、、、楊哥哥、、、、、、你終于破了我的心頭疙瘩了、、、、、、我的下面終于暢通無阻了、、、、、、楊哥哥,你是我第一個男人、、、、、、你大力插.我吧、、、、、、搞死我吧、、、、、、讓我爽死吧、、、、、、”

  楊過聞言不由跟小青組長對視一眼,兩人都露出了會心的微笑。楊過大力插小雯時,小青組長忍不住跪到楊過旁邊,雙臂圈住他的脖子,深情地親吻著他的臉龐、耳根。楊過心想你這張嘴剛被我的雞巴插過,現在就來親我的臉,你他.媽.的還講不講生理衛生啊!但也不好拒絕,只能任由小青組長親吻自己,自己則努力用肉棒開掘小雯的陰.道,把小姑娘搞得欲.仙欲死,說話都語無倫次了。

  三人正玩得歡快,屋門外忽然傳來宋玉梅的語音:“過兒,破處工作完成就行了,不要搞得太過火,讓小姑娘懷孕就不好了、、、、、、“

  楊過聞言一驚,險些把持不住射.精,慌忙把雞巴從小雯的陰道里抽出來。剛抽出來,精液便激射而出。由于角度問題,精液剛好噴到了小青組長的臉上,弄得這位組長慌忙擦拭自己的臉,罵道:“楊過你.媽那.個逼,把臟水水噴到我裙子上的事還沒找你算賬,現在又把臟水水噴到我臉上。看我不、、、、、、”

  楊過不等她出手捶打,已抓起衣褲一個跟斗翻下床,大笑道:“小青組長,你不能嫌我的水水臟,我的水水里包含著多少革命后代,是極其寶貴的資源,噴在你臉上是你的福氣,你不感謝我倒也罷了,還罵我的高貴精蟲是臟水水,你嚴重地違反了xx主義道德風尚,歧視革命后代,政治問題嚴重。若是傳到文革主席那里、、、、、、”

  小青組長悶哼著迅速穿好衣裙,狠狠地瞪了楊過一眼,出屋去了。楊過看出了她兇狠的外表下其實蘊含著性.欲滿足的甜蜜神情,不由淡淡一笑,一邊穿著衣褲,一邊對躺在床.上發抖的小雯道:“小雯姑娘,我的工作結束了。雖然工作完成得不算盡善盡美,但也算完成了宋會長的委托,沒有辜負你們會長對我的信任。小雯同志啊,我的工作是完成了,你今后的工作還任重而道遠啊。毛主席說過,處.女膜破掉只是長征走完的第一步,今后進入正式的無產階級性.交建設,還有大量的工作要做。面臨的情況將十分復雜,需要你用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來充分武裝自己,做出正確的判斷,才可能完成黨和人民交給你的任務、、、、、、”

  小雯聽得暈頭轉向,一邊穿著裙褲,一邊含羞道:“楊哥哥,你放心,我一定記住你的革命教導,在破處以后,不驕不躁,繼續努力,堅持學習,堅持進步,堅定信仰,永遠忠于黨,忠于人民,忠于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為全人類的解放而奮斗、、、、、、”

  楊過聞言點頭道:“嗯,很好,很好。你小小年紀,就有如此悟性,很令我高興,說明我并沒有看錯你。現在你可以走了。”

  小雯穿好衣裙低著頭從楊過身邊走過,忽然轉過身,從后面把楊過緊緊摟住,泣聲道:“楊哥哥,我喜歡你、、、、、、你走了以后,還會不會回來看我?、、、、、、”

  楊過有些感動,輕輕拍著小雯的玉臂,輕嘆道:“小雯啊,我理解你的心情,我自己其實也被即將到來的離別弄得心神不寧,但我們應該堅強起來,在我們離別之后,一定要化相思為動力,積極戰斗,積極革命,為共同的理想而奮斗。我們要有革命樂觀主義的豪情,要相信勝利很快會到來,人民很快會解放,到時我們相逢在一片新天地里,將是多么幸福愜意的事啊、、、、、、”

  楊過還沒有發揮完,門外便傳來母親黃蓉的聲音:“過兒,紙上談兵的革命宣傳結束了沒有?結束了趕快出來,我們要上路了!”

  楊過聞言慌忙推開小雯,奔出門去,將母親黃蓉和宋玉梅在門外并肩而立,看著自己的目光中,都含有曖昧的笑意。楊過不由低下頭,囁嚅道:“娘,宋阿姨,你們不要這樣看著我嘛,人家會不好意思的、、、、、、”

  黃蓉一打狗棒擊在他肩膀上,嗔笑道:“裝什么裝?你的臉皮比那襄陽城的城墻還厚,你還會感到不好意思?說話真是不要臉、、、、、、”

  宋玉梅也嗔笑道:“過兒,你這次女俠會之行,也算收獲不小,一共日了五個逼,正符合阿姨我教你的那招‘浣花刺穴’,一刺就是五個穴道。可你想要把這招‘浣花刺穴’真正練好,還要下很多功夫。阿姨希望你今后能把這招刺穴的劍式練得爐火純青、出神入化,到時江湖中的美女,能成千上萬地中你的刺穴,你就沒有辜負阿姨我的一番苦心教導了、、、、、、”

  楊過聞言感動,不由“撲通”跪下,雙手抱住宋玉梅的玉腿,仰望著她那慈祥美麗的臉龐,顫聲道:“宋阿姨,縱然我能刺中江湖上千百萬女子的肉穴,您的肉穴才是我最向往的圣地!宋阿姨,在臨行之前,您能否讓過兒觀賞一下您的桃源勝地,看看您那里有多美,給我留一個美好的回憶,讓我有動力面對生命中的一切艱險、、、、、、”

  黃蓉秀眉一皺,斥道:“過兒快起來!你這樣像什么話?宋阿姨會生氣的!”

  宋玉梅的俏臉有些發紅,低頭瞧著楊過那張虔誠的臉,輕嘆道:“過兒,你就那么想看阿姨的逼嗎?其實阿姨那里跟其她女人一樣,也就是那個樣子,沒有什么稀奇、、、、、、再說,那天早上在茅房里,你不是已經看到了、、、、、、”

  楊過道:“那天我只不過瞟見了一叢黑毛,其它什么也沒見!我相信阿姨那里一定跟別的女人不同!因為我聽人說過,容貌美麗、氣質高雅的女人,那里也會長得十分成熟完美。宋阿姨,求求你,我就看一看,絕不會對您進行侵犯、、、、、、”

  黃蓉聞言不由冷哼一聲,掉頭而去。宋玉梅一時間面紅耳赤,但還是一咬嘴唇,堅持道:“不行!過兒,我跟你母親有過約定,不等到你武功大成那一天,我們作為長輩是絕對不會對你開放身體的!昨晚說雙簧時你在后面侵犯你母親的下體,你母親其實十分生氣。過兒,你想早點與我們有肌膚之親,就抓緊練功,爭取進步吧!”

  楊過無奈,只好嘆息著站起來,眼里淚花花打轉,神情極度委屈。宋玉梅看著不由在心里升起一股憐惜之情,當時真想違背跟黃蓉的約定,褪下裙褲讓這孩子看個夠,但總算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為楊過整理了一下衣領,柔聲道:“過兒,快跟著你母親和妹妹上路吧!不要忘了,你的江湖歷練才剛剛開始。不珍惜時間抓緊努力,你會被這個時代淘汰的!快走吧,不要再耽誤了、、、、、、”

  此時陽光燦爛,天地間一片明媚,楊過的心里卻有些黯淡。宋玉梅摟著他的肩膀,將他一路送到女俠會總壇門口,黃蓉和郭芙在那里等待著。黃蓉瞧著有些失魂落魄的楊過,不由笑道:“過兒,當無賴的感覺怎么樣?宋阿姨滿足你的愿望了嗎?”

  楊過撅著嘴,悶哼不語。宋玉梅嗔聲道:“黃姐姐,這孩子也是好奇心重,才會想看看我的那里。你就不要再取笑他了!這一路前去終南山,路途遙遠,再加上陰風教和鬼墓派重現江湖,或許要遇到一些艱險。你們一路上要小心。有空你督促過兒抓緊練習我教他的那三招劍法,千萬不要讓他荒廢了練功。”

  黃蓉握住宋玉梅的纖手,笑嘆道:“宋妹妹,自從你我結為姐妹之后,你對過兒這孩子比我還要疼愛,真是令我感慨。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他,更不會讓他荒廢了練武。好了,你回去吧。就照我們方才商量的那樣去做,盡快轉移總壇地點,女俠會的行俠行動也暫時停止一段時間,不要對陰風教臣服。等我跟爹爹、郭靖匯合之后,聯合一些幫派,再跟你聯系。好了,我們要上路了,后會有期!”

【完】